尚无直接证据表明珠海“问题鱼”出自中山光明市场


昨日下午,渔政部门工作人员在光明市场明记水产鱼档,抽查水样和鱼样。

  近日珠海最大的海鲜市场朝阳市场销售的水产品,在抽检中被发现存在使用违禁药问题,珠海相关部门及媒体报道将问题鱼来源指向中山光明市场。昨日,中山市海洋与渔业局联合工商局对光明市场水产品进行了抽检,其中包括“问题鱼”所指向的明记水产店,检测一周左右将有结果。

  中山市渔业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珠海方面提供的“问题鱼”相关材料日期不符,存在明显矛盾,根据目前所掌握的材料,尚无直接证据表明,珠海“问题鱼”出自中山光明市场。

  对光明市场鱼档进行抽样检查

  据珠海相关媒体报道,4月24日,广东省渔政总队珠海支队联合珠海市工商局朝阳工商所开展水产品监督抽查,在珠海农贸市场和超市的6个水产档口共抽取水产品样品12份。13天后,即5月7日,珠海公布结果显示:朝阳市场受检的其中4家档口销售的鲫鱼或鳊鱼,分别被检出含有有毒有害物质孔雀石绿和呋喃它酮代谢物。而根据执法部门调查获得的进货单显示,4月24日前后,相关4家档口所销售的部分鳊鱼、鲫鱼、缩骨鱼等淡水鱼货源,系来自中山市光明市场明记水产。

  昨日,中山市海洋与渔业局、工商局联合随即对光明市场鱼档进行了抽样检查,受检单位中包括此前珠海“问题鱼”货源所指向的明记水产。

  海洋与渔业局渔业科相关负责人黄先生介绍,日常对养殖场以及农贸市场上的水产品都严格执行例行的定期和不定期检测,今年目前为止已经对光明市场进行了2次抽检,第一次检验结果为全部合格,而第二次检验结果,目前还未出来。黄先生表示,对于明记水产的最后一次抽检,则已经是去年的事情。

  大约一周可以拿到抽检结果

  “我们平时运输也只是加冰,最多打氧保证鱼鲜活。”昨日抽检现场,明记水产一名负责人表示,自己从未听说过在鱼的运输或储存过程中使用药物,除了用加冰、打氧等方式,自家档口也从未曾在鱼的运输或销售环节使用过任何药物。近两日,鲫鱼、鳊鱼的销量已经出现少量下滑。

  昨日,渔业科黄先生介绍,受技术等相关因素限制,本地检测速度相对较慢,为尽快拿到抽检结果,此次抽检将送至省检测机构做检测。所采集样本主要检测孔雀石绿和呋喃唑酮两个项目,一周左右可拿到抽检结果。在检测结果出具前,相关受检档口正常营业不受影响,如检测结果显示,所售鱼类存在两种指标不合格,将移交工商部门处理。

  [回应]中山渔业部门:将问题指向光明市场,是不负责任的

  对于有珠海媒体表示,珠海此次抽检出的“问题鱼”货源指向中山光明市场,中山市海洋与渔业局昨日予以回应。

  中山市海洋与渔业局表示,珠海有关方面传来的材料包括:检测结果汇总表1张及中山市光明市场某水产档口的出货单1张。经核对,两张单存之间明显矛盾之处。根据之前珠海媒体的报道和该张检测结果汇总表,珠海方面的抽检日期为4月24日,但出货单的时间却为4月26日,即出货时间晚于抽检时间,且出货单上未注明购货单位,无论从时间上还是从文字方面来看,都无法证明抽检样品出自中山市光明市场的档口。

  后经再次询问珠海方面,对方答复4月24日抽检的有关案件等已全部交至珠海工商部门处理,据珠海方面口头答复,目前掌握的出货单只有1张是4月24日之前的,其余均为4月24日之后的,其中大部分甚至是5月份的。中山市海洋与渔业局目前已知会市工商部门,建议其向珠海工商部门取得书面抽检单据、完整的进货单及有关笔录,以便进一步核实相关情况。

  中山市海洋与渔业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根据目前所掌握的材料,尚无直接证据表明珠海“问题鱼”出自中山光明市场。

  渔业科相关负责人黄先生介绍,光明市场明记水产的台账显示,进货渠道也来自广州、南海、顺德等地,即便是违法经营者可能偷偷使用孔雀石绿等违禁品,但是也无法说明问题一定出现在光明市场的销售环节上,而应该对涉及多地的养殖、运输、储存等多个环节做调查才能得出科学结论。将问题直接简单指向光明市场的推论,是不合逻辑和不负责任的。

  [记者调查]

  明记所售淡水鱼源头是佛山日售3000斤流入中山城区多家餐馆

  在检查现场,据明记水产相关负责人表示,其鲫鱼、鳊鱼主要来自顺德塘口,每日进货3000斤,销往城区各个市场,“包括泰安市场、民族东市场等”,同时也有部分销往中山各个餐馆。南都记者询问具体餐馆名,该相关负责人表示,“他们是主动过来我们这里拿货的,拿货的时候我们只记录他们的车牌号,不会记录他们是哪家餐馆”。南都记者质疑按照规定台账内应详细记录流向,该负责人笑称,“我们一般都会写流往"中山城区",只要有钱赚不用管那么详细的”。对于是否会检查该负责人提到的各家市场,中山市海洋与渔业局表示,要等抽检结果公布出来证明他的鱼不合格方能进一步进行调查。

  南都记者随后在档口内翻查到了明记水产的一本台账记录,里面仅记录了从5月11日到15日的销售购进情况。其标明鳊鱼等鱼的来源为南海环球水产市场,各种鱼的购买数量则为10&nbsp.6斤到213.5斤,单价从10元到19元不等。销售流向则仅填了“珠海”和“中山城区”两项。对于此次经抽检的鱼具体流向了哪里,自始至终,相关检查部门均未询问当事人。

  [问题]

  关于监测人员、经费捉襟见肘,无法做到全面监测

  昨日,市海洋与渔业局(以下称“渔业”)相关负责人介绍,对于水产品质量安全监控工作,去年,在市食安办的协调下,渔业与工商、食药监等部门建立了水产品质量安全监控联动机制,进一步理顺了水产品质量安全管理的职责分工,明确由渔业对源头产品即生产环节进行监管,工商对市场流通环节进行监管(抽检样品可由渔业送至有关机构检测),食药监对进入餐馆、酒楼即消费环节进行监管,无论哪个环节发现问题,都互相通报结果,必要时,进行联合执法检查。

  据称,每年抽检水产品10批次,抽测以上所涉样本400多个,多年来总体合格率保持在95%以上,阳性样本不合格主要指标主要是孔雀石绿和呋喃唑酮,问题产品均做无害化处理,杜绝流入市场。

  “一共七八个人,每年检测400多个样本,检测经费要超过100万元。”市海洋与渔业局渔业科黄先生在采访中介绍,中山水产养殖面积大约35万亩,而仅靠渔业部门做质量安全检测的局面明显捉襟见肘,无法做到全面监管,每年抽检的覆盖率实际上很低。

  关于监管流通环节监管缺失,鱼类进入市场无门槛

  据中山市工商局昨日通报,截至目前,珠海市工商局仍旧未发协查通报予中山市工商局,该局仅是配合市海洋渔业局进行抽检。中山市的水产品质量安全监测由市海洋与渔业局负责,工商部门只能根据检验结果,如果出现不合格,才能立案依法对经营不合格水产品的经营者进行处罚。而市海洋渔业局则称,鱼到了市场就不属于他们的检测范围,他们主要是在生产环节进行监管,也就是在养殖场内进行鱼类的安全检测,流通环节的监管由工商部门进行。

  既然工商部门需要海洋渔业部门的检测结果方能立案,而渔业部门则主要监管养殖场等生产领域,这是否会造成流通领域的缺失?对此,市海洋渔业部门相关负责人仅表示,这个制度是国家法规规定的,“我们的监管方式起步慢,还存在一定的不足”。而对于肉类、禽类进入市场需要进行检验,鱼类却不设门槛任意进入市场,该负责人表示,海洋渔业部门已经在进行定期和不定期的抽检,由于涉及到人员、资金的投入等问题,一下子没有办法全面施行“设门槛式”的检验。

  对于何时能将该事件的调查权移交给工商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5月15日进行抽检后,将于16日送至广州的检验机构进行检验,经过一周的检验后,得出结果,如果结果显示合格,则该鱼档将免于处罚,而不合格,则鱼档将有15日的异议申诉期,异议期届满后,海洋渔业部门才能依据程序将案件移交给工商部门处理。但根据执法程序,问题鱼只有在案件移交给工商部门后才能对问题鱼和相关鱼档进行处理,前后加在一起可达20余天。

  对此,南都记者质疑如果明记一直销售“涉毒”鱼往各大市场及餐馆,造成对人体健康的损害该怎么办?市海洋与渔业局相关负责人回应称,“我们这是按照法定程序来办理的,我们需要按照证据办案”。南都记者提出,珠海已有检验报告证实其鱼“涉毒”,该负责人表示,珠海方面仅将明记的单据传真给了中山,并未将检验报告一并发来,且珠海的检验报告也无法证实中山该批次鱼存在问题。

  记者&nbsp王文杰

  记者&nbsp何伟楠&nbsp肖伟&nbsp摄影:南都记者&nbsp吴进